追蹤
子龍的晾衣架
關於部落格
平面設計,設計,插畫,文化觀察,子龍,攝影,旅行

var _gaq = _gaq || [];
_gaq.push(['_setAccount', 'UA-27205994-3']);
_gaq.push(['_trackPageview']);

(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

  • 1116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文化筆記 | 這是有感而發。

 
然後我想到出國。
這年頭出國深造的人不在少數。隨著我們的貧富差距越拉越大,隨著社會上恨富的心態越來越嚴重,其實也還是看到許多我諷刺為在社會頂端遊走的人,秉著老盃老母厚厚的支票本與深深的口袋到國外揮霍逍遙。

沒錯,有錢不是他們的錯,有機會出國也不是他們的錯,人家命好,他們也是正常的長大正常的念書,然後或許剛好有機會可以鍍金,要他們去背負什麼社會責任是太苛求。是這樣說沒錯。

可是同樣的,一些在台灣的外國朋友也問我,

「為什麼大部份的台灣年輕人對時事、對這世界,一點感覺都沒有?你們不關心嗎?你們不在乎嗎?」
「這不是一個牽一髮動全身的世界嗎?台灣是一個海島,經濟狀況都仰賴國際上的任何貿易輸入輸出,你們不是更應該要注意才對嗎?」
「這是你們的社會,這些議題這些動亂,你們不是更應該要在乎嗎?」

我苦笑的說,我想他們只在乎要如何拍出餐點的照片然後上傳臉書,或是拍自拍照po上網討拍拍之類的吧。

然後我想到我諸多以前的同學們,在出國後只看到他們說,"let's party!"、"i'm party queen for tonight!"、"who can resist Bieber Fever?" (←個人OS: dude, seriously, WTF?) 

我朋友告訴我他學生時代在墨西哥參與的大規模抗議示威,學生把學校封鎖,跟政府對峙,發生嚴重衝突,許多人在那場抗爭中受傷或去世。原因是因為政府要收在國立大學徵收學費,引發大規模抗議示威,他們認為教育人民是政府的義務,加上這是國立大學,政府沒有權利剝奪他們受教育的權利。

在墨西哥的一所知名國立大學的禮堂上面刻了一句話:「La educación es la Revolución.」中文叫做,教育即是革命。

希臘選舉左翼差一點當選,西班牙失業率高達將近百分之二十五,簡單來說就是全國四個人裡面有一個失業,而現年25或26的年輕人「已經沒有」退休金了,再兩年西班牙就是下一個希臘,街頭暴動持續燃燒。occupy wall street還是在進行。八月法國的貧困移民暴動、義大利也岌岌可危。香港的反洗腦示威抗議等等。

這些在世界發生的事情,台灣人,繼續矇著眼睛,像極了那三隻不聽不說不看的猴子。更糟糕的是,台灣人,無感。

教育即是革命。

教育又給了我們什麼?要讓我們去反思什麼?

今天那位社運人士絕對是奉行著這句話,他自己給自己背負上一個需要為這塊土地做些什麼的使命,他是那種為了替勞工爭取權益不惜跟警察幹架、跟政府嗆聲的人。弔詭的是,他所賣命的這個社會,甚至連左翼的政黨也沒有,聽見他的聲音的人也是極少數。

沒有左翼的政黨。沒有社會主義的政黨。而我們的健保破產、勞工退休金及勞保岌岌可危、教育體制嚴重剝削、經濟體系面臨崩潰,誰,誰要來保障我們?

而這些拋頭顱灑熱血的年輕人們,一個一個踏入抗爭,卻反過頭來被這個社會指指點點。
然後這些帶著鍍金光環的年輕人們,依然繼續關注自拍跟逛街。


教育即是革命。

這句話顯得在台灣像極了荒腔走板的怪譚。荒謬到極點。


我只想問,
我們的教育在哪?我們的思想又在哪?

這是我們的國家,我們台灣的年輕人,甚麼時候才會醒來?


=================================
一個在論文堆裡的震撼彈
雖然這件事情我很久以前就有感覺
但是沒有特別的去想過
常常在說我很想休學的我一方面也感謝念了研究所
直到20歲我才開眼看看這世界
然後發現自己什麼都沒有
也許真正有關心過一些事情
但卻總是感到無力

在寫論文的時候我很慎重的問老師
我的結果可以帶給社會什麼幫助
這對我來說很重要,我不想做紙上談兵的事情
也因為埋進去一個領域探索
看見台灣的優勢弱勢與他的特質
常常樂觀以對,但其實把自己的悲觀埋在心底
從大三時後我再問自己可以為台灣做什麼
也在那時後第一次走上街頭
我看著台灣人種種習性
從下層到上層文化,也從沒給過自己一個定位
每一次的在跟國際學生交流,都是一個自體文化重整

我希望我能在高中就學會思考
我希望我高中不要一直背書
我希望我在大學時學會思考教授講的話而不是全盤接收
我想要在演講時能舉手發問
我希望我對時事有感一點(要不是為了念英文,我幾乎不會去看新聞)

問我為什麼,我覺得很無聊
我也看不懂
但我覺得有點恐怖,因為我好無知
台灣需要革命
我也覺得在年輕人間有著一股氛圍要爆發
但他在哪裡還是讓人憂心
反對過去反對上層反對社會的力量
我有嗎?
在迷妹迷弟誕生的瞬間
有誕生一群盲目反對
這波對抗以韓流對為明顯
只因為我們兩國間不太有好
(當初哈日的人就沒有被如此對待)
(甚至有可能是媒體的操弄)

時常,我會非常害怕自己就這樣相信了媒體
(有趣的是我因為迷偶像開始看到媒體的恐怖)

在這個過程更覺得在知識菁英的這群人
有的可惡
有的一點同理心也沒有
我是愚民,還在學習觀看和思考
而台灣有一群人沒有接受過知識洗禮的人
也是單純的可愛
也許,在這麼認份過生活的方式中
台灣人也保存了一些生命的單純

繼續的
我想要繼續思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